点石成金直播室

《麻雀》小說結局介紹

時間:2017-09-29 小說 我要投稿

  導語:聽說《麻雀》小說結局很虐心,在《麻雀》小說當中,男主角陳深最后死了嗎?下面是小編為您收集整理的資料,希望對您有所幫助。

《麻雀》小說結局介紹

  看一下《麻雀》小說原文是怎么描述的:

  陳深一邊開槍一邊退,他退到了一輛停在路邊的救護車邊,一槍擊開車鎖上了車。陳深迅速地扯出了電線,兩根電線碰撞出火苗發動了汽車。車子向前疾沖,經過了畢忠良的車和行動二隊的隊員。他們瘋狂地開著槍,把陳深開著的救護車打成了一個篩子。但是救護車卻仍然在歪歪扭扭地前行。畢忠良的車子迅速地跟了上去,死死地咬住了救護車。一直追到了黃浦江邊,救護車凌空而起,直直地駛進了江里。

  畢忠良的車子停了下來。他從車上下來,靜靜地看著冒著氣泡的黃浦江的江面。一會兒陳深用帶著的一顆自殺用的手雷,引爆了汽車。一道水柱沖天而起。

  望著水柱掉落在水中,水面慢慢變得平靜,畢忠良紅著眼流下了眼淚,卻對著黃埔江的江面笑了。畢忠良說:你不應該當兵,也不應該在戰場上救我。你就應該當一名剃頭匠。

  陳深和徐碧城結局——有情人難以相守

  徐碧城仍然沒說話。她穿著一襲陰丹士林旗袍,像一棵素白菜一樣純凈。她伸手撥弄了一些炭火,加了一點水在茶壺里。陶大春說,你為什么不說話呢?

  他死了。徐碧城靦腆地笑了笑說。有什么了不起的,他愛死就死吧!活都不怕,還怕死?

  徐碧城說到后來的時候,有些憤然了,仿佛她在恨著陳深。

  陶大春笑了笑說,我明白了。你保重。

  在徐碧城的房間里,陶大春說,畢忠良跑了。

  徐碧城說,跑不了,你就等著看報紙新聞吧。

  陶大春說,為什么跑不了。徐碧城說,我自己配了個小炸藥。

  陶大春:能炸死他嗎?

  徐碧城說,炸不死他。但是瓶子里的碎鐵片浸過砒霜和蒼耳子。他不死也得死。

  那個乍暖還寒的夜晚,陶大春一直在徐碧城的房間里坐了很久。不知道為什么,他有些不太舍得離開。盡管他們的話并不多,炭爐還是那只炭爐,茶水還是那盅茶水,人還是那個人,但是他卻對著這一切有著無比的眷戀。陶大春忽然長長地舒了口氣,他是一個有革命理想的人,當年加入颶風隊的時候就宣過誓,為黨國和理想獻身。現在他一點也不愿獻身,他覺得如果獻身了,怎么看徐碧城泡茶和喝茶。

  陶大春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午夜,屋外只有一盞走廊燈發出昏黃的光。風已經有了暖意,仿佛一只從遠處伸過來的女人的手,把你拉到了春天的懷里。陶大春骨頭變得松軟起來,他大步地迎著風走了出去,他說,春天來了。

  黑暗中遠處的遠處,傳來一只貓叫春的聲音。但在徐碧城聽來,那是一種難聽而凄厲的聲音。她舉起杯緩慢地喝下一口茶后說,陳深,安息。

  陳深結局其實沒有死?

  在《麻雀》小說尾聲當中,有彩蛋!陳深又出現了,而且還用了“麻雀”這個代號!

  小說當中的劇情圍觀一下:

  1949年春。逃往臺灣的船票已經漲到了每張船票 11兩黃金,等于是一大一小兩條黃魚。警察局長毛森開始殺人,提籃橋監獄里500多名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殺得只剩下28人。湯恩伯總司令駐守著上海,司令部里每天都在燒文件和轉移物資。但是,黃浦江和蘇州河的水還在流著,歌舞升平必須繼續。

  米高梅舞廳。一名圍著紅色圍巾的中年男人和一名年輕的女孩在接頭。

  女孩叫春羊,她的代號叫布谷鳥。中年男人說,你真年輕,你不怕死嗎?春羊說,不怕死,可我怕黑。中年男人說,天就快亮了。我該叫你叔叔,還是叫你哥哥。叫我同志。中年男人把一張麻將牌放在桌面上,那是一張“一索”,看上去是一只鳥的形狀:我的代號是麻雀。春羊說,麻雀不是早就犧牲了嗎?

  中年男人笑了:是的,可我在為她活下去。她有兩個代號,她的另一個代號叫宰相。以后我會一直用麻雀這個代號。春羊說,用到什么時候?中年男人說,要么是犧牲的時候,要么是天亮的時候。借著舞廳的燈光,春羊看到中年男人的臉上全是密布的坑坑洼洼的疤痕,看上去一臉的滄桑。

  我丈夫一個月前也犧牲了,她是浙東四明山游擊隊的。春羊喝著茶水,低垂著眼簾說。這很正常。我全家也差不多沒了,但幸好還有李東水同志。

  李東水是誰?我兒子,他的小名叫皮皮。中年男人說,我很想帶你去看看我的嫂子。我的那個兄弟已經不在了,但她還是我嫂子,她一直生病,她有哮喘,她長得很像我死去的姐姐。她一直想給我做媒,她叫劉蘭芝。

  中年男人看到舞廳中有一些人涌進來,人群突然亂了起來。保密局上海特派員徐碧城帶著陶大春等人沖了進來。春羊緊張起來。中年男人壓住了春羊的手,瞇起眼睛微笑著說,布谷鳥同志,你看著我。你不要去看他們。

  你有尾巴,你的麻煩已經來了。春羊看著中年男人眼角的微笑,稍稍鎮定了下來:怎么辦?中年男人說,我認識這兩個人,你不要怕。帶武器了嗎?沒有。如果走不掉,那邊樓梯口有個電閘,你撞上去就行。春羊緊咬著嘴唇堅定地點了一下頭。中年男人笑了:我想請你跳個舞,這是工作。《夜上海》的歌響了起來。

  中年男人說,知道嗎,這是周璇唱過的歌。有一個明星公司的女演員,特別喜歡周璇的歌。中年男人是陳深,他的微笑中,眼淚流了下來。這時候,距離解放上海的炮聲,已經越來越近。

更多相關熱門文章推薦閱讀:

1.《麻雀》小說結局:畢忠良最后死了嗎

2.《麻雀》小說結局:陳深最和徐碧城結局

3.麻雀小說結局:陳深喜歡誰

4.夏有喬木雅望天堂小說結局【推薦】

5.《微微一笑很傾城》小說結局是什么

6.《麻雀》小說結局:陳深結局死了嗎

点石成金直播室